• 法治中国,走向更美好的明天(砥砺奋进的五年·全面依法治国) 2019-09-12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9-12
  •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杜绝暗箱操作 2019-09-11
  • 昆仑鸿星助力中国冰球 2019-09-09
  • 档案看西藏 拉萨市开展档案宣传教育活动 2019-09-07
  • 中央党校宫力教授作“国际关系新变化与中国外交战略新布局”专题报告 2019-09-07
  • 敦煌壁画中的古代劳动者:三教九流各显神通(图) 2019-09-06
  • 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学习十九大精神 推进产业与生态融合发展 2019-09-06
  • 车祸后理赔遭拒 保险公司输官司 2019-09-0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那咋分配呢? 2019-09-04
  • 把“办成率”和代表“满意率”结合起来 2019-08-22
  • 腰痛分四型 对照一下你是哪一种? 2019-08-20
  • “黔电送粤”配套大型煤矿项目获批 盘江股份控股 2019-08-20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8-18
  • 不放松!40城加码楼市调控 ——凤凰网房产重庆 2019-08-18
  •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剑与手
        “你的剑呢?”

        林铃铃晃了晃手上的珠钗,看着倒在地上狼狈的阿飞,问道。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在阿飞的腰间,他原本须臾不离身的长剑早已消失,变成了装满米盐的口袋!

        之前那个阿飞,竟似乎已经死了!

        “我不想杀女人!”阿飞一字一顿道。

        “你杀不了我的……”林铃铃娇笑道。

        忽然间,阿飞已经飞身折下一根竹枝,迅捷无比地刺了出去!

        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摸剑,但这一?;故钦饷纯?!江湖上能够躲过这一剑的人也不多了!

        但这少女就偏偏躲过了!

        她不知道怎么就已经晃到了阿飞的身后,手里的珠钗点到了阿飞的脖子上。

        这种轻功,简直罕见到了极点!

        “我听说以前那个阿飞如果没有把握就绝对不会出手,你已经变了!”

        林铃铃将珠钗一抛,人已经远远离开,阿飞怔怔良久,眸子当中似乎充满了痛苦……

        林荫间有一座小楼。

        门槛是红色的,殷红若血,星星点点。

        阁楼当中灯火忽明忽暗,照耀着空荡荡的四周,只有墙壁上还有几点反光。

        在洁白的墙壁上挂着孤零零的四件兵器,那点反光就是从一只青色的手套上传出来的。

        忽然间,方明走进来,将一柄黑色的刀挂在了墙壁上。

        这空荡荡的阁楼,还有洁白的四面墙壁,似乎就是专门用来挂这些奇门兵器的!

        这时候,林铃铃也哼着歌走了进来,看见墙壁上黑色的刀,惊讶道:“这次你似乎比之前多花了一点时间……这人是否很强?”

        “不错!”

        方明摸摸下巴,似乎是在回味:“我可以告诉你,这柄刀的主人绝对不弱,或许还要在兵器谱第五与第四之上……堪称绝世高手!”

        “可我看这柄刀普通得很,就连青魔手都比不上!”林铃铃不服气道。

        “呵呵……是人用兵器而非兵器用人!否则我这里摆的就是干将莫邪、鱼肠巨阙了……”

        方明失笑道:“即使普通人手握绝世神兵,也肯定打不过排最后的玉箫,而即使这四件兵刃的主人齐上,也肯定不是这柄刀的对手……”

        “可惜……”

        方明又摇了摇头,看得林铃铃很是诧异。

        她实在不知道,这个武功已经惊天动地的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殊不知方明乃是在苦恼‘绝世之血’的任务!

        演武令的附体能力不仅可以得到原主的所有经验记忆,更是可吸纳精元,妙用无穷,方明自然舍不得放弃掉。

        而要再次开启,则必须完成六次‘绝世之血’的任务!

        他组建神锋楼,化身神锋楼主,似乎是与整个兵器谱为敌,实际上还是在找借口与各个高手争锋,顺带也挑拨更多高手来找他决斗而已。

        而今天,他的确见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目标!

        这柄黑刀主人的武功,已经与李寻欢相差彷佛,如果这都不算绝世高手,那方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但结果却大出方明的预料!演武令根本不认!

        “他武功方面肯定已经达到了要求,还差点什么呢?”

        方明感觉自己已经稍微摸索出了一点头绪,急需再次去找几个人验证。

        林铃铃道:“还有……我今天见到阿飞了,你绝对想象不到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的剑已经变慢了不少,现在的我,或许一剑便可杀了他!”

        “美人乡便是英雄冢,本来他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或许我应该再加把火……”

        方明负手道:“去找你原来的小姐,将我的意思告诉她!”

        林铃铃微微低下头,心里却突然涌出一股害怕到极点的情绪,不由倒退数步。

        ……

        阿飞的家在山泉旁边,竹篱茅草,虽然寒酸却显得非常温暖。

        阿飞看着屋子,脚步不由加快,因为他知道有人在等着他,那双美丽得会说话的眸子一定也在看着门口。

        推开门之后,阿飞脸上的笑容一滞。

        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我走了,因为我找到了比你更好的男人!”

        阿飞眸子当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沉痛,突然狂吼一声,将桌椅推倒了一地……

        两个穿着金黄衣衫、竹笠压至眉梢的人打着灯笼在前,后面簇拥着一对璧人。

        男的俊美,女的更是仿佛仙子。

        那名男的脸上的表情柔和到了极点,眼里似乎除了怀抱里的女人之外就再无他物。

        路边的草丛忽然一动,一名落魄的猎户冲了出来,是阿飞!他毕竟还有着天生的追踪本领!而此时,在他的腰上已经挂上了一柄铁剑,或许这根本不能算剑,但谁也无法否认,当它握在阿飞手上的时候,它就已经是一柄要人命的凶器!

        那名少年看着阿飞的剑,突然道:“你是阿飞?我听说你的剑很快!”

        阿飞的眼睛里却只有林仙儿,低吼道:“为什么?”

        林仙儿咯咯一笑,搂着旁边的年青人:“你知道他是谁么?”

        “他是上官飞,武功比你高、长得也比你英俊,最重要的是他乃是金钱帮的少帮主!拥有你想象不到的权势,你又有什么?老实说,就是陪你的这几个月,都差点让我发疯!”

        “我……”阿飞已经握住了剑柄。

        “他是你以前的男人?”上官云眉头一皱。

        呛!

        突然间,阿飞手里的剑已经刺了出去!

        上官飞一声长啸,手里的子母钢环脱手飞出。

        俗语云一寸短、一寸险,这子母双环长不逾寸,简直将险发挥到了极致。

        砰!长剑断折,阿飞好像死狗一样倒在烂泥里。

        “不要杀他,他毕竟……”

        林仙儿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还有上官飞得意的长笑,暴雨如注,两行清泪缓缓从阿飞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

        与此同时,方明与林铃铃也穿过了一片枫树林。

        林铃铃接住一片红叶,突然道:“你就这么确定我家小姐不会害了阿飞?”

        方明淡淡一笑:“我很确定!”

        又接着解释道:“因为她非常清楚,如果阿飞死了,我一定会要她的命!而我要杀一个的时候,即使她躲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却变得越发诡异:“并且……她对阿飞也很有兴趣,因为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若还有人能对付我,其中一个必然是阿飞!她又怎么舍得让这宝贝死了呢?”

        林铃铃突然叹了口气:“我感觉你好像将所有人都看透了……你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什么?或许只是解闷吧……”

        方明耸耸肩膀:“比如你看前面,这两人好端端的就要决斗,也是很无聊的……”

        前面果然有着两人。

        一人黑衣黑袍、黑鞋黑袜,就连背后的长剑也是黑的。

        而另外一人却穿着一袭白袍,白得一尘不染,仿佛刚刚用熨斗烫过一样,这两人就仿佛两个极端,在漫天红叶当中对峙已久。

        黑衣人冷冷道:“我们似乎已经许久未见,久得我都差点以为你已经死了!”

        白衣人道:“我的确已经死了十年,只是这只手又令我活了过来!”

        他举起了自己的手,右手!

        他的右手很细很白,只是有几根手指却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好像是用金属铸成的一样!

        白衣人冷然道:“若还活着,我倒想问一问他,这只手到底算不算兵器?若算的话,可以排名第几?”

        “我看还是第五!”

        忽然间,一道人影插到了他们中间。

        黑衣人与白衣人俱是瞳孔一缩,他们之前对峙的气机已经将方圆五丈布满,即使一只蚂蚁进来也逃不出他们的眼睛,但现在,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硬生生‘挤’了进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突然横插一手的正是方明,他笑道:“吕凤先,你也不用太迷信了,这老小子的眼光本来就不怎么样,死得半点不冤……”

        这白衣人赫然是兵器谱第五,‘银戟温侯’吕凤先,能排到兵器谱第五本来是一件足够自傲的事,但他太高傲!因此毁了自己的银戟,练成了更加可怕的一只手!

        黑衣人突然道:“神锋楼主?!”

        “不错!正是我!”

        方明笑道:“他的一只手送我我都不要,倒是你手上的嵩阳铁剑,我倒是很有收藏一下的兴趣!”

        “狂妄!”

        吕凤先已经冷哼一声,挑起一块青石,拇指、食指、中指就这么‘没’了进去,留下三枚深深的指印。

        要碎石成粉,兵器谱上的高手都能做到,而要如此将手指镶嵌进去,却是万万不能。

        他的三根手指早已不是血肉之躯,硬度更胜钢铁!

        “你们一起上吧!”

        方明突然道:

        “我知道你这一手很不错,或许你也足够自豪,但我告诉你……你若不与郭嵩阳联手,在我手上恐怕走不了二十招……”

        “我不信!”

        郭嵩阳突然冷冷道:“吕兄,这一仗你一定要让给我!”

        不等吕凤先答话,他手里的黑色铁剑已经骤然挥出,化作一道飞虹!

        郭嵩阳长啸一声,人与剑似乎已经合一!

        剑气逼人,将半空中的红叶纷纷划为两片!

        这景象凄绝!亦艳绝!(未完待续。)
  • 法治中国,走向更美好的明天(砥砺奋进的五年·全面依法治国) 2019-09-12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9-12
  •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杜绝暗箱操作 2019-09-11
  • 昆仑鸿星助力中国冰球 2019-09-09
  • 档案看西藏 拉萨市开展档案宣传教育活动 2019-09-07
  • 中央党校宫力教授作“国际关系新变化与中国外交战略新布局”专题报告 2019-09-07
  • 敦煌壁画中的古代劳动者:三教九流各显神通(图) 2019-09-06
  • 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学习十九大精神 推进产业与生态融合发展 2019-09-06
  • 车祸后理赔遭拒 保险公司输官司 2019-09-0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那咋分配呢? 2019-09-04
  • 把“办成率”和代表“满意率”结合起来 2019-08-22
  • 腰痛分四型 对照一下你是哪一种? 2019-08-20
  • “黔电送粤”配套大型煤矿项目获批 盘江股份控股 2019-08-20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8-18
  • 不放松!40城加码楼市调控 ——凤凰网房产重庆 2019-08-18
  • 河北20选5走势图近30期 360彩票倍投万能计算器 500彩票网上市日期 湖南幸运赛车近1000期 一码中特料 天津快乐十分官网 香港马会奖券一码中特 北京单场官网 吉林快三开奖 舟山飞鱼今日走势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玩法 时时彩口诀秘籍 重庆时时官方为啥停售 官方极速赛车彩票 体育直播排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