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6-25
  • 4号线为端午节“加班” 2019-06-25
  •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06-14
  • 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花椒直播首秀撩妹:I like all Chinese girls奥兰多 布鲁姆 2019-06-14
  • [大笑]那依然是按劳(劳动价值或劳动能力)分配也! 2019-06-09
  • 计划经济不是产生于利益交换之上的计划经济。说白了,计划经济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计划经济。要养活14亿,甚至24亿中国人的经济。 2019-06-06
  •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奔向未来 2019-06-05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06-05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6-04
  • 七一党课:严书翰教授谈重温“不忘初心” 2019-06-04
  • 惊魂一刻!沙特国家队飞机半空中起火 2019-05-27
  • 从出行数据看中等收入群体的三副面孔 2019-05-25
  • 拿好这3个"锦囊" 避免世界杯"夺爱"引夫妻争端 2019-05-25
  • 前5月空气质量:全国城市平均优良天数比例近八成 2019-05-19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4-24
  •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 > 都市小说 > 重生追美记 > 高中寻美 第065章 苦肉计——第066章 司徒亮的女人?
        我提出要购买两条水晶之心的项链。本来这个首饰就是集团的旗舰商品,在华夏国区内只打造了两条,李经理虽然知道我的身分不简单,但是这两条项链如果一下子都卖出去了,就暂时没有了主打产品,于是也有些犹豫。

        而我是两条必买,势在必得,我总不能偏心不是,不能厚此薄彼,给陈薇儿买了不给赵颜妍买,这不是我作风,一碗水要端平。

        我游说了半天无果,没办法,我只得给赵叔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准备给她的宝贝女儿买条项链,可是人家不卖。

        赵军生一听就明白了我肯定是在曙光自己的产业里,于是让我把电话交给了李经理,李经理只听了两句脸色就大变,之后连连点头。

        挂断电话后,十分后悔的说道:“刘先生,我不知道您是赵总裁的女婿,多有得罪了!您早说何必麻烦赵总呢,既然是给赵小姐的礼物,那就送给刘先生了!”

        “算了,你也是拿薪水的,怎么能让你掏钱呢,再说了,这转来转去还不是一样!”说着,我就拿出金卡递给了李经理。

        李经理犹豫了一下,接过了金卡,不过还是给我打了八折。

        我又挑选了一款钻戒,嘿嘿,这可是别有用途哦!

        等我出了百货,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司徒亮已经是暴跳如雷了,我又在边上的冰棍摊买了根雪糕,吃完以后才晃晃悠悠的走到司徒亮跟前,装作偶遇的样子惊讶道:“呀,这不是司徒同学么,你怎么在这里站着?停车场的车这么多,可别撞到你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撞到你倒是无所谓,别把你身旁的那位美女撞了??!她可是我当年的暗恋对象阿!”

        于婷听了我的话,粉脸一红。司徒亮可就不那么得劲儿了,本来在这里站了两个小时就一肚子火了,听我这么一说更是九窍生烟。

        “你想怎么死?”司徒亮冷脸问道。

        “你能让我怎么死?”我好奇地问道。

        “我可以整死你,没人会追究我的责任,你信不信?”司徒亮对我威胁道。

        “那你整死我吧?!蔽倚ξ乃档?。我靠,吓唬我?

        司徒亮听后差点没气吐血了,对于我这种暗暗的挑衅,司徒亮更加生气,忍无可忍挥拳向我打来。

        “不要!”于婷忽然惊叫道,跑过来挡在了我的身前,用乞求的语气对司徒亮说道:“求你了,别惹事儿了!”

        “小婷,你让开!这事儿不用你管!”司徒亮一挥手说道。

        忽然,我有一种想看看于婷对我目前态度的冲动。

        有的时候,初恋总是让人难以忘怀,虽然我不知道我和她算不算是初恋,但至少是那种小孩子对爱情的朦胧。

        我心生一计来,于是对于婷说道:“于婷,你让开一下,我来对付他,我军训的时候可是连教官都打得赢的!”

        “不一样!”于婷着急地跺着脚说道:“他……他会武功!”

        司徒亮听于婷这么说,有些阴狠的看了于婷一眼道:“男人说话女人少插嘴!”

        如果于婷把这花和别人说,别人一定会认为她危言耸听,会武功?当是古代呢!

        可是我却不一样,我是有亲身经历的,我亲自总结的那套武功路数就是以修习内力为主,所以像司徒亮这种大世家的子弟,会武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于婷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站到了一旁,轻声说道:“小心?!?br />
        也不知道是给司徒亮说的还是对我说的。

        司徒亮见于婷不再添乱,就有心要给我一个深痛的教训。在他心中,也认定了我和于婷以前肯定不是同学那么简单,没准儿我就是于婷的爱慕者之一。

        司徒亮也知道我在军训上的威风,于是也不敢大意,用起了家族的祖传功法。

        而对于我来说,对付司徒亮这种货色,0.01秒就可让他变成猴子他哥——(废废)!但是我不想那么做,所以我有意的卖了一个破绽让司徒亮迎面的一拳结识的打在了我的脸上。

        对他这种程度的攻击,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我还是装作很痛苦的样子,然后发动了体内的精神能,在我的脸上制造了瘀青的假象。

        接下来,我也是破绽百出,如我所愿的被司徒亮痛打了一顿。

        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累啊,我现在真是比挨了一顿揍真不知道苏颖姿那丫头每天演戏如何能受得了。

        终于,我“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司徒亮得意的指着我说道:“看见了么,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你要是再在我眼前晃晃悠悠的,我立刻让你从这个星球上消失!”

        “司徒哥,我们赶紧送他去医院吧,他这个样子……”于婷看着我遍体鳞伤的样子,有些焦急的问道。

        “哼!让他自生自灭吧!”司徒亮冷哼道:“走吧小婷,我们打车回去,不要在这里等了,揍了这小子一顿我心情舒畅了不少!”

        “你怎么可以这样??!”于婷终于忍不住对司徒亮吼道:“你变了!你现在和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司徒哥哥一点儿也不一样了!”

        “哼,不一样又如何?原来我就是太软弱了,家族里的事情才让大哥抢了先!”司徒亮不以为然地说道:“小婷,你该不会是和这小子有一腿吧?你别当我是傻子,你们之间那些小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于婷没想到这样也被他发现了,于是涨红了脸。

        “我告诉你,你别抱有什么幻想了,你爸爸已经把你交给了我,这其中的含义你自己最清楚!要不是我们司徒家保着他,他早就被仇家寻上门来了!”司徒亮今天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膨胀,索性也不在乎许多了,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你不是和刘家的小姐……”于婷虽然知道这是事实,但忍不住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哼,那个女人!自大的很,就算和她结婚了也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的,我跟她不过是家族利益的联姻,等我取得了刘家的财产,我再慢慢的调教她!而你,我可是真心的把你当作是自己的女朋友!我从小就喜欢你,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么?”司徒亮索性把话说开了。

        “我……我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哥哥……”于婷小声的辩解道。

        “哥哥?哈哈!我以前就是太在乎你的想法了,才搞成今天这样!哼哼,我父亲和我说过,上位者不拘小节,今天我就明告诉你,我要定你了!”司徒亮咆哮道。

        我听了暗暗好笑,这鸟人揍我一顿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自信心居然膨胀到这种地步。

        于婷听后咬了咬牙,毅然转过身来,从地上抱起了我,向停车场的出口处跑去。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肯定是她也修习了一些武功的心法,于是我也乐得靠在她的怀里。

        看来这丫头对我还是有点儿情谊的,不过我这么做是不是太龌龊了?躺在地上装尸体骗同情?

        “你别后悔!”司徒亮在后面咆哮着:“有你跪在地上求我的那一天!”

        于婷的脚步顿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停下来。一直来到门口,于婷站在路边等着出租车。

        “你别为难了,快回去吧?!蔽壹约旱哪康囊泊锏搅?,不想让她太为难。

        “不!”于婷倔强的说道:“你怎么那么傻啊,他学过武功的!”

        “武功?那不是电视上面的?”我故意说道。

        “哎,我原来也不相信,可是你现在看我不是能抱得动你!”于婷说道。

        我这才意识到我还被人家抱着,于是赶紧让她将我放了下来。

        于婷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一个地名,载着我们呼啸而去。

        车子行驶到了一座小区的公寓楼前,于婷想继续抱我,我赶紧说道:“我还能走!”

        于是于婷扶着我慢慢向一个单元走去,我有一种错觉,仿佛又回到了初中的时代。

        我不得不承认我这个人很花心,那边刚搞定赵颜妍,这边又开始想着其他女孩子了,但是司徒亮那个家伙实在是差劲,我怎么能把美女往火坑里推呢。

        于婷利索的用钥匙打开了一间公寓的门,然后把我扶在沙发上,就去给我倒水。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间公寓,是上下层复式的那种,大概有三百多平的样子,装潢也很华丽,看来这几年于婷她家也发达了不少。

        于婷递给我一杯水之后,就上了楼去。

        我开始审视起整个公寓来,整体的布局和新江市的那一套房子差不多,只不过面积大了许多,而且家具也都换成了最新的款式,电视也是曙光今年刚刚推出的大液晶。连我自己家都还没换,看来于婷的父亲在这里混得很开。只不过不知道他和司徒家操控的大兴帮有什么关系。

        在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几张于婷地明星照,看样子似乎是高中的时候照的,和我记忆中的她很相似,而现在的她则是成熟了许多。

        过了一会儿,于婷从楼上下了来,身上已经换成了一套浅黄色的卡通睡衣,手里还拿着一套新的没开包装的男式睡衣。

        “给你去换上吧,这是我爸爸的,还没有穿过?!庇阪媒陆坏搅宋业氖掷?。

        我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实在有些凌乱不堪,尤其是西服的衣角已经被司徒亮给扯坏了,但是在一个女孩子家换睡衣的行为貌似不是很妥当吧。

        于婷见我拿着睡衣发愣,挥了挥手中的小药箱说道:“快去啊,回来我给你上药?!?br />
        我听着于婷的话,忽然感觉我们之间的气氛有些暧昧:“我自己来就好了……”如今我们已不再是初中时候的懵懂少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于婷给我地小弟弟上药时的情景。

        于婷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目光扫向我的下身。顿时屋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咳!”我轻咳了一声打破了尴尬说道:“我现在没什么事儿了,睡衣就不用换了,我去洗手间洗一下脸,自己涂一些药?!?br />
        说着,我就不由分说地从于婷手中把药箱拿了过来,进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我用凉水冲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我深吸了一口气,将药箱随手放在了一边。我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脸上的伤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复原。

        我不禁在想我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我居然鬼迷心窍的想知道于婷现在对我的态度,用了这么一个龌龊地方式。

        在这么下去,我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与她旧情复燃。我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占有了一席之地,如今一旦唤起,就轻易无法收拾了。

        为了把戏做到底,我还是打开药箱随便的涂抹了一些在患处,然后随手将衣服脱掉扔了垃圾桶。这种衣服在别人眼里虽然昂贵,但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出了洗手间,看见于婷正抱着腿蜷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我过来,慌忙拿起??仄鹘缡庸氐袅?。小脸有些涨红得说道:“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我见于婷慌张的样子有些奇怪,这丫头看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于婷慌乱地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慌张。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有呀……就是女孩子看的节目!”

        女孩子看的节目?那是什么?我有些好奇,趁于婷不备。一把拿起沙发边上的??仄?,按开了电视的开关。

        顿时电视中传来了女孩子呻吟的声音,我听后吓了一跳,定睛一看,电视中播放的居然是A片!

        “这……这是女孩子看的节目?”我有些目瞪口呆,于婷看起来这么纯洁,怎么会看这种东西?

        于婷见自己地刚才行为被我发现,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就像个熟透的烂柿子一样。

        我正纳闷是怎么回事儿呢,忽然见于婷眼神迷离。痴痴地看着我,还没等我反映过来,两片火热的湿唇就印了过来……

        于婷地突发动作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只感觉于婷那蓬松睡衣下饱满丰盈的身体一下子贴在了我的身上,柔软的舌头伸了过来。本来我就对于婷有意思,像现在这样我想拒绝也不容易。

        (路人甲:他那身手还能措手不及?明明就是故意的。)

        我的**一下子就被挑逗了起来,嘴上也不闲着的回应着她。于婷紧紧的靠在我地身上,我可以轻易的感觉到她睡衣下面饱满地胸脯挤在我的怀里。

        由于这一阵子我一直没有和女孩子亲热过,再加上旁边的电视没关,里面传来的呻吟声不断的撩拨着我的心弦。我正想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却感觉到于婷的小手游向了我的下腹部,正努力的解着我的腰带。只听“叭”的一声,我的腰带的卡扣被打开了。由于我穿的是西裤,非常的松垮,裤子很自然的就退了下去。于婷滑嫩的小手顺势向我身下挺起的部位抓去……

        看这丫头的动作居然如此的娴熟,我的心不禁一暗。她该不会是经常和司徒亮做那事儿吧,不然怎么一点儿都不生涩。

        不过我转念一想,***,今天被司徒亮这家伙“打”了一顿,我把他的女人给上了他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呢?

        有如此的念头,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就当是搞一夜情泄泻火气了。于是我好不犹豫的伸手推开了于婷的睡衣的下摆,一对丰满的胸脯立刻跳了出来,我一把抓住,狠狠地揉捏着。另一只手也插进了于婷地睡裤中,看来这丫头真是骚得可以阿,连内裤都没穿,我顺手一摸,居然已经洪水泛滥了。

        于婷的手也不闲着,将我身上的衣服的钮扣解来,解不开的就直接用力撕扯开。我不禁苦笑,女人动情地时候是最疯狂的。

        当两具一丝不挂的火热身躯拥抱在一起时,我们都在不停的尽情抚摸彼此的身体。我趁机弄了一些于婷下面的液体放在鼻子边上嗅了嗅,发现没有异味而且还带有淡淡的香味,这才放下心来,我还真怕司徒亮那家伙有什么传染病。

        于婷并没有发现我的动作,依然非常投入的与我吻在一起,我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将于婷抱起来,放倒在沙发上,下身用力一挺,就进入了于婷的身体……

        (未完待续)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6-25
  • 4号线为端午节“加班” 2019-06-25
  • 杭州约谈58同城等3家网上房源发布平台负责人 2019-06-14
  • 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花椒直播首秀撩妹:I like all Chinese girls奥兰多 布鲁姆 2019-06-14
  • [大笑]那依然是按劳(劳动价值或劳动能力)分配也! 2019-06-09
  • 计划经济不是产生于利益交换之上的计划经济。说白了,计划经济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计划经济。要养活14亿,甚至24亿中国人的经济。 2019-06-06
  •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奔向未来 2019-06-05
  • 重庆私藏的绝美古镇 悠闲不打挤 2019-06-05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6-04
  • 七一党课:严书翰教授谈重温“不忘初心” 2019-06-04
  • 惊魂一刻!沙特国家队飞机半空中起火 2019-05-27
  • 从出行数据看中等收入群体的三副面孔 2019-05-25
  • 拿好这3个"锦囊" 避免世界杯"夺爱"引夫妻争端 2019-05-25
  • 前5月空气质量:全国城市平均优良天数比例近八成 2019-05-19
  • 中科大最新成果:二氧化碳“变身”多碳醇燃料 2019-04-24
  • 3d历史开奖号码百度 绝密彩票网8月18日 香港内幕特码六合彩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通比牛牛群 36选7中奖规则 2019年第96期三肖中特 河南快赢481坑人吗 彩票免费选号工具 象棋入门视频教程第2集 黑龙江快乐十分怎么玩 竞彩总进球数计划 福建36选7开奖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双色球145期历史开奖号码 河北11选5玩法和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