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治中国,走向更美好的明天(砥砺奋进的五年·全面依法治国) 2019-09-12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9-12
  •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杜绝暗箱操作 2019-09-11
  • 昆仑鸿星助力中国冰球 2019-09-09
  • 档案看西藏 拉萨市开展档案宣传教育活动 2019-09-07
  • 中央党校宫力教授作“国际关系新变化与中国外交战略新布局”专题报告 2019-09-07
  • 敦煌壁画中的古代劳动者:三教九流各显神通(图) 2019-09-06
  • 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学习十九大精神 推进产业与生态融合发展 2019-09-06
  • 车祸后理赔遭拒 保险公司输官司 2019-09-0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那咋分配呢? 2019-09-04
  • 把“办成率”和代表“满意率”结合起来 2019-08-22
  • 腰痛分四型 对照一下你是哪一种? 2019-08-20
  • “黔电送粤”配套大型煤矿项目获批 盘江股份控股 2019-08-20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8-18
  • 不放松!40城加码楼市调控 ——凤凰网房产重庆 2019-08-18
  •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 > 都市小说 > 重生追美记 > 高中寻美 第121章【敲诈我?】
        新江晨报》的编辑部内已经乱作一团。

        “王德义,你好大的胆子啊你!是谁让你把头版换成这个的!”一个戴眼镜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咆哮着把一份《新江晨报》丢在了那个被称为王德义的记者身前。

        王德义低着头,站在一侧,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说话啊你?傻了??!”中年男子骂道。

        “陈主编,我……我也是为了提高咱们报纸的销量,所以才擅自决定更换了头版……”王德义颤颤巍巍的说道。

        “提高销量?有你这么提高的吗?你是不是想让咱们报社里的人都下岗???你是不是认为这份工作干腻歪了想回家种田???你报导什么不好,报导曙光集团?你脑袋让驴踢了吧?曙光集团是啥!那是咱们国家的明星企业,先不说人家的关系有多硬,就单说曙光集团自从成立以来,解决了咱们市六千多人的再就业问题这件事儿,政府方面就不可能不出面保着曙光集团!新闻媒体的职责是什么?它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是人民的代言人,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舆论监督,是党和人民赋予新闻媒体的神圣职责。你倒好,道听途说,捕风捉影!这篇稿件连个作者都没有你就敢往上登!可是你往上登你也得看清楚点儿啊,那么多阿猫阿狗体坛和乐坛的明星你不登,专挑曙光集团往上登!这回咱们报社八成会吃不了兜着走!”陈主编气得浑身发抖。

        王德义也吓得满身是汗,心里简直都后悔到了极点。昨天晚上在报社值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通过传真给王德义传来了这篇稿件,并要求发在明天《新江晨报》的头版头条,并许诺,事后会付给王德义两万元作为酬谢。王德义一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篇抨击别人的报道吗,这种虚假的新闻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搞过,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儿,就满口的答应了下来。结果今天报纸上市以后,那个陌生的人就再也没了联系,自己毛都没收着。

        这时候,主编室的门被推来了,几个人鱼贯而入。

        “陈主编,我们是市委宣传部和新闻出版局的,现在要对你们今天《新江晨报》上面那篇关于曙光集团的报道的真实性作一下调查,请你们配合!”为首的一个人说道。

        陈主编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调查这件事儿了,虽然来人说话的语气很客气,但是弄不好自己这个主编就会被就地免职。

        陈主编狠狠地瞪了王德义一眼,站起身和来人一一握手。

        ……

        我收起大哥大,转回商业街,发现已经不见了二女的踪影。赵颜妍的大哥大还在我的手里,没办法,我只得一间店铺接着一间的找下去。

        忽然发现前面的一间店门口围了许多的人。本来我是不想理会,但是待我走近之后却听到了一个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难道买衣服不用试吗?不就多试了几件衣服,看你们的服务态度!”赵颜妍不悦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买衣服?我看你们两个根本就买不起,只不过想多穿几件过过瘾罢了!我说的有错吗?倒是你们两个,试来试去,挑肥拣瘦,我这服装店还得做生意呢!”一个大粗嗓门吼道。

        “谁说我们不买了?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买呢?”陈薇儿也开口了。

        “哼,你买?你买的起吗你?我这可是意大利进口的皮草大衣,一件好几万!你们两个小姑娘能买得起这个,我就把自己脑瓜子揪下来?!贝稚っ欧泶痰?。

        “我们走吧,颜妍妹妹。犯不着和这种人生气!”薇儿劝阻道。毕竟现在就她们两个小姑娘,不想惹事生非。

        “走?你们能走得了吗?把衣服弄脏了就想走,这个世界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粗嗓门吼道。

        “那是你们的服务员自己没接住掉在了地上,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陈薇儿见店老板想耍无赖,立刻急道。

        “我们没接???衣服是从你手上掉到地上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说你把人从楼上推下去摔死了,只因为下面的人没接住。这样你就没有责任了?法盲吧你!”粗嗓门指着陈薇儿叫道。

        “那你想怎么样?”赵颜妍到底见过的世面比较多,知道面前这个人想要讹诈自己了,立刻就镇定了下来。

        “怎样?我这套皮衣可是著名的意大利名牌——大鱼人牌的!六万多呢!现在弄脏了,你说怎么办吧!”粗嗓门见

        个小丫头果然上套了,得意地说道。

        “六万?你蒙谁呢,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懂!”赵颜妍气道。妈妈买的皮草才三万多,就比眼前这个好了不知多少倍,没这种质量的货色也能卖六万?!

        “你别管我蒙不蒙,我这可是正宗的品牌货!”粗嗓门一副我愿意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的样子。

        “你——!好吧,那你说怎么办!”赵颜妍是那种比较内敛,不太愿意惹事儿的女孩子。这也是我前世那么长时间都不知道她家庭背景的原因。

        “你给你们的家长打电话,让他们送一万块钱过作为赔偿,我就自认倒霉了!”粗嗓门说的好像自己吃了很大的亏一样。

        “你这分明就是敲诈!是犯法的!”陈薇儿一听这家伙竟然狮子大开口,一下子就是一万,立刻不干了。

        “敲诈?小姑娘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儿,什么叫敲诈?你们这是赔偿我的损失!我这套皮草可是六万多呢,里外里算来,我还是赔了许多!”粗嗓门摇头晃脑的说道。

        我知道这时候也该我出场了,事情的缘由我也看明白了个大概。怎么能让我的两个美女老婆继续叫这个粗嗓门的倒霉蛋欺负呢。我之所以称他为倒霉蛋,是因为他立刻就要倒霉了。一个阴险的计划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

        “怎么回事儿???我的大小老婆,是谁要敲诈你们???”我双手抱在胸前,从人群中挤了过去,来到了二女身前。

        “老公!你终于来了!”二女高兴的看着我,一左一右挎在了我的胳膊上。

        这回轮到那个粗嗓门愣在了当场,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竟然都是面前这个男人的老婆。如果真是这样事情还不好办了呢!这个男人既然能养两个老婆,那肯定不是什么一般人,非富即贵。都怪自己刚才一时贪财,惹下了这个麻烦。

        “老婆们,怎么回事儿???”我左拥右抱得说道。其实我刚才在旁边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前后。

        赵颜妍和陈薇儿听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管她们叫“老婆们”,不禁脸一红。倒是赵颜妍比较镇定,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了我听。

        “这个……我看这件事儿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粗嗓门见我豪气的样子,不禁有些心虚。

        “我还当是什么事儿!不就是一件皮大衣么!六万块钱嘛,简直是太便宜了,我买下了!”我故意装作一副暴发户的样子说道???,我见这粗嗓门想反悔,我当然不能让了!他要是反悔了我上哪儿玩他去!

        “您是说您要买?”粗嗓门听我说完立刻激动起来。本以为这个人会大发雷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购买!粗嗓门这回可放心了,心想,原来又是草包一个,只不过是个暴发的草包。老子今天要是不狠狠地宰你们一笔更待何时??!于是立马换了一副态度,恭敬的说道:“这位先生,咱们里面谈吧!”

        外面包围的人群本想看看热闹,却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轻易地解决了,都遗憾的散开了。

        店里面,粗嗓门把那套弄脏了的皮草拿了出来,对我说道:“就是这套,意大利大鱼人牌的!”

        “多少钱?”我抬头扫了一眼这件皮大衣,心里立刻有了底。

        “打完折六万八千八!”粗嗓门胡诌八扯道。

        我接过来看了一眼,果然上面粘满了灰尘,用手打都打不掉。

        “行,不贵。这件衣服我要了,你去给我开个发票和信誉卡吧!”我随手丢过去一张银行卡,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倒是把粗嗓门弄得一愣,没想到眼前这个人连价格都不讲,本以为他会杀一杀价钱呢。粗嗓门愉快的接过银行卡,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件皮大衣进价还不到两千块,这下可赚大发了!没想到眼前这个暴发户这么有钱,早知道多黑他一笔了!看他的样子就算要十万他也能掏的起。

        不过这家伙根本不知道我的想法,现在这个状况,就算是让我花一百万,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相反还会更高兴!

        一会儿工夫,粗嗓门就办妥了一切,把发票和信誉卡交到了我手上。我翻过信誉卡,目光停留在了一行条款上,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未完待续)
  • 法治中国,走向更美好的明天(砥砺奋进的五年·全面依法治国) 2019-09-12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9-12
  •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杜绝暗箱操作 2019-09-11
  • 昆仑鸿星助力中国冰球 2019-09-09
  • 档案看西藏 拉萨市开展档案宣传教育活动 2019-09-07
  • 中央党校宫力教授作“国际关系新变化与中国外交战略新布局”专题报告 2019-09-07
  • 敦煌壁画中的古代劳动者:三教九流各显神通(图) 2019-09-06
  • 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学习十九大精神 推进产业与生态融合发展 2019-09-06
  • 车祸后理赔遭拒 保险公司输官司 2019-09-0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那咋分配呢? 2019-09-04
  • 把“办成率”和代表“满意率”结合起来 2019-08-22
  • 腰痛分四型 对照一下你是哪一种? 2019-08-20
  • “黔电送粤”配套大型煤矿项目获批 盘江股份控股 2019-08-20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8-18
  • 不放松!40城加码楼市调控 ——凤凰网房产重庆 2019-08-18
  • 天津时时彩官网平台 中彩网擂台赛电脑版 乒乓球排名 彩泥捏捏乐怎么样 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 电子游戏的形成 黑龙江 49选7开奖 斗地主怎么样才能赢 牛竞技电竞 宝石迷阵5闪电战中文版下载 彩票软件容错 排列3第12096期试机号 安徽快3多久一起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三遗漏